女兒剛出生就被送人,養父母去世後「留下五百萬遺產」,生母跪地求相認

安妮 2022/01/13 檢舉 我要評論

2020年5月,湖南一位46歲的中年婦女,跪在一個年輕女子面前,哭喊道: 「求求你了,求求你讓我與女兒相認吧!」

年輕女人只是 一臉冷漠地走開,甚至都不願多看這個中年婦女一眼。中年婦女下跪痛哭的舉動讓周圍鄰居很不解,可在了解完這位中年婦女的經歷後, 鄰居卻選擇站在年輕女人一邊。

為何中年婦女會跪地求情?她的身上究竟有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呢?

女兒

2006年湖南農村婦女王慧懷上了 第三個孩子,這次懷孕之前,她和丈夫已經生下了 兩個女兒。

要知道越是貧窮的農村, 重男輕女的思想越嚴重,王慧和丈夫一直都希望再 生下一個男孩傳宗接代。本身生了兩個女兒後,王慧一家就在村子裡抬不起頭,這次懷孕,兩人都祈禱著生男孩。

可生孩子這種事,本就充滿了不確定性,無論是男孩還是女孩,都是夫妻兩人的心頭肉。王慧的丈夫卻不這麼認為,在妻子懷孕期間,王慧的丈夫就對她說: 「要是生下來還是女孩,咱就把她過繼給別人吧。」

王慧並沒有回答丈夫,只是默認了丈夫的話。 如果生了兒子,那麼就留下了好好培養,如果生了女兒,那就過繼給他人。

為了提前做好生女兒過繼給他人的準備,王慧的丈夫早早就聯繫了一個 中間人,等待妻子臨盆的那一天。

2007年,經過十月懷胎後,王慧在丈夫的陪伴下來到了醫院中生產。經過醫護人員的努力,一個白白胖胖的孩子出生了。

一名護士出了產房後見到焦急等待的丈夫,對他說: 「母女平安,恭喜您,您的妻子生下一個千金。」

聽到護士的話,原本焦急的丈夫臉色猛地一變,什麼話也沒說, 扭頭走出了醫院。王慧躺在病床上,半天等不到丈夫,心中已經接受了丈夫不在醫院的事實。

醫生給嬰兒做過簡單的清洗與檢查後,抱著這個女嬰來到王慧身邊,可王慧看著可愛的女嬰, 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王慧剛從睡夢中清醒過來,丈夫帶了一個 中年婦女來到了王慧的病房中,二話不說抱起了女嬰就出了門。

剛生完孩子的王慧,此時也虛弱得說不出話,只是意識模糊地看到別人把女兒抱走了,丈夫只是坐在床頭一言不發。

等到王慧的意識徹底清醒,她狠狠瞪了一眼自作主張的丈夫,卻沒有再計較什麼。 王慧一連生三個女孩的事情如果在村裡傳開的話,指不定什麼閒話都會蹦出來。

丈夫將出生一天的女兒送人的事實,王慧只能認了,不過她後來的舉動,卻讓人感到了不恥。

13年

小女兒被中間人送到了附近鎮上一個 富裕的家庭中,這對夫妻因為一些特殊原因不能生育,但他們卻一直想要一個孩子,哪怕是領養也行。

可能是因為在城鎮的關係,收養王慧三女兒的家庭絲毫沒有重男輕女,甚至 特別喜歡女孩。他家人在與中間人聯繫的時候,就是指明希望能收養一個女孩。

所以當王慧的三女兒被抱到家裡後,完全被當成了 掌上明珠,給女孩取了個小名,叫 童童

雖然童童是領養的女兒,可剛被接過來時才出生一天, 養父母就將童童當成親生女兒一樣對待。為了能領養童童,養父母還專門到了相關部門辦理的 領養手續

童童被養父母視如己出,雖然沒有任何血緣關係,但比親生的還要親。從小到大,童童幾乎沒有受到過一點委屈,而且在養父母的教育下非常孝順。

王慧自從小女兒在出生一天被抱走後,時常也會感覺到心情不好哦,和丈夫因為這件事情經常吵架,可她卻始終沒有找回女兒的想法。

作為一個母親,王慧確實有想過和被抱走的女兒見面,想看看她被領養後的生活過得怎麼樣。王慧也找到過幾次抱走孩子的中間人,只是從中間人口中得知, 小女兒被抱到一個富裕家庭後便沒有了下文。

日子一天天過去,王慧也漸漸遺忘了小女兒的事情, 就當自己從來沒有生過第三個孩子。王慧將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大女兒和二女兒身上,並且努力工作改善家境。

王慧的兩個女兒不負父母的期望,學習時一直都是名列前茅,大學聯考時更是 雙雙考入雙一流大學。兩個女兒的優秀以及家境逐漸變得富裕,讓 王慧和丈夫慢慢改變了重男輕女的思想。

畢竟21世紀之後,社會都在追求男女平等,誰說女子不如男的事情比比皆是, 重男輕女的思想早就該徹底被淘汰在歷史的車輪中了。

童童在養父母的照顧下,健康茁壯地長大,上國中時學習成績也非常好,她始終都不知道自己是被領養的。

就這樣,童童在養父母身邊開心快樂地生活了13年, 一件事情的發生,徹底改變了兩家人的命運。

百萬遺產

就在童童13歲那年,一場意外,相繼奪去了童童養父母的生命。在臨終前,養父寫了一份 遺產繼承,將自己的 所有遺產全部交給童童繼承。

並且養父把自己的小舅子叫到身邊說: 「我這輩子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童童,我可能沒幾天活頭了,等我走後,你們一定要好好照顧童童。」

兄弟倆的感情一直很好,養父將童童交給小舅子撫養,也很安心。交代過後事,童童的養父沒多久就撒手人寰,只留下傷心欲絕的童童。

養父母在同一年中相繼離世, 給童童留下了價值百萬的遺產。其中有 兩間房產和幾間門面房,折合新臺幣至少有 520萬左右,不過得到童童18歲成年以後才能取得這份遺產。

雖然有百萬遺產等著童童繼承,但養父母走後,同樣留下了 八十多萬的外債需要承擔。因為之前童童的養父母是做生意的,會通過貸款來保證 現金流,只是養父母突然離世,還沒來得及把貸款還清,所以這筆外債只能交由童童的舅舅來墊付。

養父母的離世,對童童的影響很大,在悲傷的情緒中學習成績一落千丈。可童童又是幸運的,她的舅舅聽從了哥哥的遺願,對于這個被抱來的孩子依舊給予了充分的關愛。

2020年的偶然一天,王慧突然想到了自己還有一個親生骨肉被人領養,于是再一次找到了中間人詢問關于小女兒的現狀。

沒想到中間人直接說: 「之前過得挺好的,現在就不知道了,小女孩的養父母走了,她現在被舅舅照顧。不過以後生活應該還不錯,她爸媽走後給她留下了一筆遺產,聽說非常多。」

中間人的話全都被王慧聽到耳中,于是趕忙問中間人要來童童舅舅家的住址,然後跟丈夫馬不停蹄地趕到了那裡。

時隔13年,王慧第一次距離童童如此之近。當王慧來到童童舅舅家時,她的 舅媽李梵出門見了王慧夫婦。

王慧也沒有藏著掖著,直接開門見山道: 「聽說我三女兒的養父母去世了,我想把她接回家住。」此時李梵才知道眼前的兩人,是童童的親生父母。

對于要孩子這種事,李梵直接一口回絕了,畢竟童童是哥哥通過正當手續領養過來的, 說什麼也不願意把童童送回去。

抉擇

第一次交涉沒有成功,王慧只能悻悻地跟丈夫一起回到家中,可王慧心中並不甘心,一方面她確實想要找回女兒, 另一方面,她對女兒養父母的遺產有想法。

過了沒多久,王慧再一次帶著丈夫來到了童童舅舅家,想要要回女兒。只是這一次的溝通,讓 舅媽李梵徹底看清了王慧一家的嘴臉。

王慧第二次表示自己要找回親生女兒,並且在未來會好好照顧童童,李梵也知道 血濃于水的親情,于是 試探性的說道: 「童童也不是不可以還給你們,可是我哥走後留下了80多萬的外債,你們如果幫忙墊付,我跟她舅商量一下把童童還給你們。」

李梵的話剛說完,王慧想都沒想,直接回答: 「聽說童童的養父母走後給她留了兩套房產,幫忙還錢可以,不過你得把一套房的房產證壓給我。」

果然,王慧夫婦要回童童並沒有那麼簡單,通過兩句對話就已經透露出強烈的目的性了。

他們要回童童不只是因為親生女兒的關係,更重要的是,童童是她養父母遺產的指定繼承人。 如果童童跟王慧走了,那遺產也得落入有心人的手中。

李梵聽到王慧的回答後,直接一口否定了王慧的要求,並且表示: 「我曾在我哥面前發過誓,一定會照顧好童童的,我要是把童童還回去,是要遭報應的!」

李梵的拒絕很強勢,作為童童的舅媽,絕對不可能讓童童回到王慧那裡。

因為三女兒是丈夫親手送出去的,如今想要盡 「父母的義務」卻又困難重重,所以王慧才將怒氣撒到丈夫身上。

不過王慧並沒有就此放棄,反而動起了 歪腦筋,既然從童童舅媽那裡說不通,那還不如直接找女兒當面說清楚她的真實身份。想到這裡,王慧立刻行動了起來。 可是讓王慧沒有想到的是,她的想法早已被李梵看透。

一天中午放學,王慧隻身一人來到了童童所在學校的門口,可她並未見過童童如今的相貌,所以並不能立刻找到親生女兒。

就在王慧試圖在放學的學生中找到小女兒時,李梵突然出現在了王慧身邊,直接對她說: 「你如果敢直接告訴童童的身世,這輩子也別想要回童童,我哪怕把我哥的房產賣了換一個地方生活,你更別想找到她。」

聽到李梵的威脅,王慧立刻認了慫,一旦李梵真的帶童童離開了,別說童童身上的遺產,甚至可能一輩子都見不到小女兒。

但王慧又不甘心就此放棄,又祈求了李梵,讓童童重新回到親生父母身邊。可李梵也是鐵了心,說什麼也不願意。

第三次不歡而散後,王慧算是認清楚了自己的錯誤,她回到家中掩面痛哭。此時的她已經不再考慮童童繼承的遺產,而是真的想要 做回一個母親。

于是王慧趁童童上學不在家期間,再一次找到了李梵,這一次王慧沒有以往的強勢,而是直接 跪在了李梵面前,痛哭道: 「求求你了,求求你讓我與女兒相認吧!她繼承的遺產歸你們,我只要孩子!」

李梵只是冷冷地看著跪地痛哭的王慧,轉身離去。王慧看到李梵離開,也跪著騰挪身體追上李梵,一直苦苦哀求。

李梵也是一個孩子的母親,她很明白失去親生孩子的痛苦,所以一時心軟,將跪地的王慧扶起。

王慧趕忙說: 「其實這些年我一直都在牽掛著小女兒,你可以問一下中間人,我曾從她那兒聽說過很多童童的事情。我一直想著有一天能找回小女兒,所以我每年都會往一個銀行存摺裡存錢,現在已經存了25萬,這些都是錢都是屬于童童的。」

可作為孩子的親生母親,在童童出生僅一天后就被送人領養,如今童童的養父母離世留下一大筆遺產,王慧才想到找回小女兒,如果說沒有目的性任誰也不相信。

李梵也不想王慧一直哭鬧,最終還是心軟了,她對王慧說: 「童童現在還小,也進入到了青春叛逆期,如果現在得知真實身份,也不知道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,我允許你以親戚的身份來看望童童,但你絕對不能說出童童的真實身份!如果你敢告訴她的身份,我就通過法律手段來解決童童歸屬的問題!」

看到王慧止住了淚水後,李梵接著說: 「我一個人也決定不了童童的問題,我要和家裡人商量一下才能得出結論。」

聽李梵說完,王慧終于停止哭泣,雖然暫時童童不能回到王慧身邊,但至少能見到她過得幸福,所以王慧尊重李梵的建議。

在臨別時,王慧還是對李梵說了一句: 「我是不會放棄要找回親生女兒的,希望你能體諒一個做母親的堅持。」

一個被送出去13年的女兒,卻在她養父母離世留下一大筆財產後才想到一個母親的職責,王慧究竟是真心為了童童,還是惦記著女兒手中養父母的百萬遺產呢?

用戶評論
你可能會喜歡